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杜寿兴的博客

福临无忧

 
 
 

日志

 
 

城建与“绿色”,一道难解的题  

2011-03-11 21:0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建与“绿色”,一道难解的题 - 福临无忧 - 杜寿兴的博客  光秃秃的树干,透着分外落寞。
城建与“绿色”,一道难解的题 - 福临无忧 - 杜寿兴的博客  失去保护的大树伤痕累累。 朱仲杰摄
城建与“绿色”,一道难解的题 - 福临无忧 - 杜寿兴的博客  工人们砍挖大树的情形。

  连日来,一条消息在南京城震荡:随着地铁3号线启动建设,13个站点沿线的600多棵行道树需要“让路”。因城市建设移树,不是第一次,也不仅仅发生在南京。

  这个情结难以割舍——

  “父亲树”年年减,城里还剩多少绿

  3月8日上午9点多,南京市区太平北路,一批附近居民再次来到这里,看看49棵被“剃光头”的梧桐树是不是还在。“一棵、两棵、三棵,一夜之间就挖走了10多棵。”

  他们之所以牵挂这些法桐,缘于近日的一条微博,上面说,“太平北路、总统府附近的大量梧桐树将被移植”。一位市民告诉记者,道路两旁绿树成荫的法国梧桐是南京的城市名片,现在被移走,“心上就像少了块肉”。

  他指着已经被挖倒的树说,这些老树的毛细根须大部分被砍掉了,能否存活让人担心。放心不下的他第二天便跑到了南京林业大学咨询了树木专家,专家说,大树移植对大树的损伤肯定是有的,而成活率跟移植之后的养护有着密切关系。

  李女士是东南大学教师。2月底,她和往常一样来到南京图书馆查阅资料时突然发现,路两边49棵四五十厘米粗的梧桐树,原本伸展开来的粗大枝桠被全部锯掉。“怎么又要移树了?”李女士1984年来南京后,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走了20多年,特别喜欢走在梧桐树下的感觉。在她眼中慢慢地,树一棵棵减少。

  在东京呆过两年的李女士说,东京的地铁非常发达,但整个城市的绿化却不好。“我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是否有必然联系,但是隐隐觉得南京不要像东京,不能一味追求现代化而牺牲城市特色。南京又是‘教育重镇’,更应该重视对有历史人文价值、有纪念意义事物的保护。”也在纽约生活过的她还介绍,纽约地铁发达,但纽约对城市绿化带的保护意识却很坚定。

  家住碑亭巷的“老南京”韩大爷,8日特意骑车过来看树。“这些遮天蔽日的法国梧桐是南京的形象,可以说在全国都是最好的,可惜了。”韩大爷说,修地铁也是造福百姓,但是把种了五六十年的老梧桐树移走,“像从心底里抹走了一样,不是滋味”。

  记者注意到,3月9日新浪微博上已发起一项“拯救南京梧桐树,筑起绿色长城”的活动。截至10日下午4时已有近1400名博友参加,且每分钟都有新人加入。

  这个画面让人心痛——

  与城市相融相辅的大树,命运这般多舛

  “像这样被‘剃光头’的梧桐树,还能成活吗?”“几年前,南京地铁一号线、二号线开建时也曾移走了不少行道树。如今,这些被迫搬家的树怎样了?”众多南京市民担忧大树的命运。

  有专家告诉记者,虽然目前大树移栽后不久就开始吐芽抽枝,但这并不就意味着梧桐树移栽成活了,因为与存活关系最密切的根系是否得到恢复生长,现在还不得而知。当初移植开挖时,地下管线很多,不得已锯掉了一些根,有的根有碗口粗,这对树木的伤害很大。而且移栽的树大多是有六七十年树龄的老树,早已过了能够承受搬家折腾的年龄。

  记者了解到,地铁2号线修建时移了190多株大树到312国道和绕城公路沿线的绿地,但受城市连续开发、道路反复拓宽影响,这条绿地上的大树们又被移走了。第一次移栽时成活率大概90%。但随后的时间,由于多次腾挪,大树成活率下降,加之相关部门未及时跟踪,无人照管的大树不少都空心,死掉了。

  “每年城市建设移动的树木数不胜数,我们不可能全部都进行跟踪,现在1号线都修10年了,为这几棵树不可能全程盯着。”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这样解释。

  这位工作人员还说,他们经常接到一些哭笑不得的提议:“每年春秋有市民要求把法桐砍掉,因为果毛和落叶,夏天却又要求补种,因为阴凉。”有一年,人大两份议案同时到达,有一份要求全部砍掉法桐,一份要求全部补种。但无论如何,在市民们心中,移走的不仅是法桐,而是城市中难以复制的“绿”。

  不仅是移栽大树难存活,监管空白也令城市移树有沦为“变相毁绿”的危险。城市树木移植时间依据的是城建项目进展,而非树木自然的生长规律,这对树木存活造成了最大威胁。而实际树木移植的存活率到底是多少?迄今没有答案。

  这个考题让人纠结——

  城市建设与绿化,哪个该让位哪个

  采访中,南京市绿化处工作人员提出这样的问题:地铁、法桐都有公共属性,你说该哪个让位哪个?

  “交通是一个城市的‘大动脉’,适当的时候必须为它让路。”他坦言,接到地铁指挥部迁移树木的函件后,其实也很为难。“我们尽可能减少地铁工程建设给绿化带来的损失,能不移就不移。沿线4000多棵行道树中,只有190棵被挪至苗圃;但在最初施工规划中,这个数字是1060棵。”

  地铁三号线共13站,目前除市政府站和浮桥站外,其余11个站点移走树木600多株,涉及树木有法桐、香樟、臭椿、高杆女贞、栾树等品种。“真是减了又减,我们和地铁方面多次协商,一直要求尽最大努力为行道树移栽减量。”

  据悉,市政府站和浮桥站的设计方案迟迟定不下来,焦点就是树的处置。“光市政府站就弄出了四套方案。原有水杉的位置太宽,当初的方案是两边的迁移到路中间,中间的则保留。但是,水杉栽在路中间,距离太近,树木成活还是有风险。专家也认为,留下来的话成本巨大,因为沿线房屋都要加固,为了保护树就要增加1亿元的成本。”

  这位工作人员称,之前地铁二号线修建时,为了少移树,他们也对上海路站、大行宫站和逸仙桥站3个站点进行了重新设计。这些更改,让地铁建设成本增加了4000万元。

  “城市绿化是动态的保护,有增就有减,不可能永远不动,这两年处于城市发展阶段,新建绿地广场在不断出来,所以老的部分必须要改造。只要保证城市绿颜色的总量不少、品质在提高就可以了。”

  不过采访中记者也听到了这样的说法:只要地铁增加下挖深度,便可避免大树遭损,但是,这样一来工期会拉长、建设成本也会大增。从这个角度来看,大树似乎不得不为城市建设作出“牺牲”。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