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杜寿兴的博客

福临无忧

 
 
 

日志

 
 

企业耗资7亿改造江宁织造府 政府欲让其捐出  

2010-08-16 15:04: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企业耗资7亿改造江宁织造府 政府欲让其捐出

核心提示:2006年,项目开发商广夏集团耗资7亿对江宁织造府进行装修改造。在接手改造后,南京相关领导希望广厦集团能把江宁织造府捐给政府,致使项目中止。江宁织造府何时开放,仍不清楚。

企业耗资7亿改造江宁织造府 政府欲让其捐出 - ad1968 - ad1968的博客

大图:围挡确实拆了。小图:江宁织造府内景。

中国江苏网8月16日报道 “江宁织造府从去年春节拆除围挡,揭开神秘面纱后,当时曾说去年五一开放,后来又说十一开放,今年五一又没开放,江宁织造府到底什么时候能开放呢?”站在中山东路碑亭巷口,南京城市记忆民间记录团发起人高松看着大门紧闭的江宁织造府,发出一声叹息。这座耗资7亿,占地约1.87万平方米,由两院院士吴良镛设计的园林,从去年1月拆除围挡后,高松前后十多次来此地探访,但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去年就拆围挡今年十一也难开放

房子呢?

没工人但处处毛坯房

东起太平北路,西至碑亭巷,南起中山东路,北到长江路的江宁织造府宛若一个都市“盆景”,镶嵌在南京的闹市区,整个江宁织造府的外围脚手架已经完全拆除,一片新增添的竹林给这个中西合璧的建筑增添了几分绿意。

站在中山东路一座大厦上俯瞰江宁织造府,已经基本上看不到施工迹象。东南西北四个大门有三个都紧闭着,唯有在碑亭巷有一个大门敞开。有几个好奇的市民伸头朝里面张望,“什么都没有,还是钢筋水泥嘛!”一位市民遗憾地告诉记者。记者走进大门时发现,整个一楼只有一个保安在门口执勤,再也看不到其他人的影子。

走进一楼大厅,走廊里仍是粗糙不平的水泥地,尚未安装吊顶的天花板上管道纵横,铁锈遍布的钢筋裸露在空气中,似乎不像一个已经竣工2年多的建筑。记者想乘坐电梯上下时,保安好心地提醒记者,电梯还没有搞好,爬楼梯吧。

在负一楼的展厅外,记者终于看到有几个人或躺在地上睡觉,或躺在长椅上闲聊。“现在没人在装修,就剩下我们几个人维持馆里的清洁卫生。”他们中的一位告诉记者。

展品呢?

很少见更多的是招贴画

走进负一楼大厅,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景象。在东侧有两个馆已经装修布展完毕。走进曹雪芹纪念馆,一股子装修的气息扑面而来,一台大功率的鼓风机正在呼呼地给展厅散着味。

曹雪芹纪念馆里的陈设主要以招贴画为主,展示了曹雪芹家族从盛至衰的一段历程。馆内基本没有陈列文物,只有少数民间收藏者的玉器摆设在其中。而唯一值得一看的是曹家当年的一些厅堂馆院。在馆内记者就看到了当年康熙赐名的“萱瑞堂”,康熙南巡时,曹雪芹祖父曹寅一家就是在这里接待康熙,而出现在记者眼前的“萱瑞堂”,规模似乎小了很多。几十平方米的屋中只是分宾主摆了6张椅子,后面的博古架上只陈列了一些近现代的小文玩。

另外一个已经建成的馆是规划中的云锦艺术馆,记者看到的也大多是以招贴画为主,只有展柜中陈列的几件云锦作品才提醒人们:这里曾经是祖孙三代为大清王朝提供云锦织品的江南织造所在地。而据记者了解,目前陈列的这几件云锦作品也并非文物,而是南京云锦大师金文的作品,看到江宁织造府没什么文物,特意送过来的。

除了两个目前已经建好的馆外,大片的水泥地以及建筑垃圾告诉记者,距离完工,可能还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

馆长呢?

已经在办公不过房间仍可见钢筋水泥

从一楼大厅爬楼梯而上,三楼的门口挂着一块“馆长办公室”的指示牌,记者顺着指示牌经过一片仍然处于毛坯状态的大厅,最后在西侧的一角见到了馆长办公室的招牌。走进办公室,眼前的一切分外简单,水泥、钢筋、吊着的天花板。唯有东北侧的一张红木大桌和几把黄花梨椅子,才能让人感觉到,坐在这里的正是江宁织造府的馆长,也就是南京博物院原院长、文博界泰斗级人物徐湖平。

进门处一方案上摆放着墨宝和白纸,据徐湖平表示,就是“闲来可以涂几笔”。在整个江宁织造府修建过程中,徐湖平表示并不分管基建和布展,规划设计由吴良镛方面负责,施工装潢则是广厦公司负责,而他所做的,就是“给办公室人员开工资时签个字”。

“我们这里还没有装修,所以看起来有点简陋,不过幸好还有空调。”徐馆长托着一只青花图案的茶杯,指着空旷的馆长办公室告诉记者。

啥时开?

不知道还有13处需修改

江宁织造府2年前已经基本建设完工,为什么至今迟迟没有开放呢?徐湖平拿给记者一张7月30日由吴良镛先生设计团队出具的工程修改意见。在意见上,一共有13处地方要修改。

“吴良镛先生担当总设计师后,为了精益求精,曾经4次推翻已有设计,又在施工中改动了3000多处。”徐湖平告诉记者。

记者在这份抬头为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江宁织造府”设计组出具的“修改意见”上看到,在主体建筑部分,江南织造府的北大厅墙面东南角突出部分需要调整、北大厅玻璃连廊内的钢柱和钢梁还需要包木框、北大厅的首层入口处检票口的平开门要改成电动门……

除了主体建筑外、南广场、展览陈列、雕塑、外立面照明、园林设计都需要进行大规模的修改,比如在地下一层的博物馆走廊,修改意见就提出了在走廊两侧增加康熙南巡图,而负一层的花园中,还有一座雕塑需要安装到位。而室外场地的西、北、东入口的云纹浮雕也被建议更改或者修改。

“从目前的施工速度来说,今年十一全部完工开馆也基本不可能了。”

“到底什么时候能开馆,我也不知道。”徐湖平表示。

装修那么慢,政府、企业、大师谁主导

政企合作→政府撤了

企业想搞啥就搞啥

“江宁织造府在完工两年时间后迟迟不能开放,装修啦、修改啦这些因素只是很小一部分原因,按照我的想法,只要各方面到位,半年就能把它搞好。”在采访中,一位全程参与了江宁织造府规划、设计、建设、布展的南京文博专家向记者吐露了隐情。正是由于江宁织造府的政府牵头、民企建设、名家设计,导致了三方的左右为难,艰难地寻求平衡与突破,而最终导致的则是建建停停。

该文博专家告诉记者,去年1月1日,江宁织造府亮相以后,“7亿再造江宁织造府”的消息随即引发网上、报纸上横飞的流言,这场风波,直到1月11日,南京市政府召开规划、文化等部门参与的专题新闻发布会时,不少人才知道这个博物馆完全是:“项目是由企业自主开发,独立进行商业运作。”

离江宁织造府项目100米处,是浙江广厦南京公司开发的邓府巷项目“长江路9号”,这个楼盘让这家公司赚得盆满钵满。但鲜为人知的是,这个项目是江宁织造府的“孪生兄弟”。2002年,南京玄武区作了一个捆绑式运作,把邓府巷地块和大行宫地块捆在一起挂牌,确定了这个项目建设的要求,在此前提下,进行市场化运作。而拿下这两个地块的,正是民营企业浙江广厦。

“其实一开始是政府和广厦合作的,当时政府以地价入股,是有一定的话语权的,后来玄武区要走了1.8亿的地款,退出了整个项目。这下浙江广厦这家民营企业成了唯一的操盘者。”该文博专家表示,这也为后来政府、企业以及设计方三方的博弈埋下了伏笔。

“当时最美好的设想是,捆绑开发之后,企业可以拿在长江路9号上赚的钱搞公益,支持江宁织造府建设。再通过江宁织造府的可持续发展,对企业的品牌进行反哺。但企业就是企业,它必然有商业利益方面的诉求,并不是慈善机构。”南京市文物局原副局长韩品峥看得清清楚楚。

规划很多商业设施

被做规划的大师否决了

关于江宁织造府该不该“商业化”的争议始终贯穿着建设的始终。

早在2004年4月,江宁织造府项目北京文博专家咨询会上,国家文物总局原副局长马自树就有过疑问:目前这个项目的定位是什么?是公益事业、文化产业,还是企业?我觉得把它办成文化产业,还是比较恰当的,博物馆是非营利部门,但并非不营利,例如云锦,就可以作为文化产业来发展。

作为我国建筑与规划界最具声望的大师、两院院士,吴良镛是梁思成的弟子。吴良镛是个学者,他更愿意做的是纯粹的博物馆。广厦方面曾在项目可行性报告中,提出建8000平方米的门面房,吴良镛在设计中就砍去了,这使得投资方想借此一年收入8000万的设想化为泡影,但广厦同意了。

一位红学家曾经建议,在博物馆的西侧碑亭巷,建一个宁荣街,为旅游及商业开发预留一个极其丰富的发展空间,经营红楼文化的各项内容:商店、餐饮、戏曲、杂艺、服饰、书画等。吴良镛认为,这里是个文化场所,不能搞得那么商业气,又否决了。

另外的一个争议就是搞“红楼宴”,这是江宁织造府多次对外宣称要运营开发的经营项目。徐湖平的计划是,在地下两层搞红楼宴,吃红楼文化,打造红楼品牌,为博物馆的可持续经营留足空间。起初吴良镛并不赞同,后来徐湖平特地陪吴良镛及其助手,去成都感受饮食文化,吴良镛后来点头同意。

“江宁织造府前后五易其稿,在吴良镛先生的前三稿中,博物馆原本是地上部分,而从第四稿起,江宁织造府的三个博物馆都被安排在了地下负一层。而一楼、二楼、三楼都将进行红楼文化的产业开发。在此后的几年中,关于江宁织造府的修改意见达到1000多处。”据一位知晓内情的相关人士介绍。

政府提出收回了

企业突然不肯干了

徐湖平表示,企业已经投入了逾7亿元的成本,大致有这样几块:买地费加税费1.8亿,3.56万平方米的建筑费用4亿元左右,接下来内部装修6000万,再加上购买展品和布展,到开馆后,总费用差不多要到7.2亿元。

“争议后,南京市相关领导找到广厦老总楼忠福,希望楼忠福把江宁织造府捐给政府。”该文博专家向记者披露了一段隐情,“企业投入了7个多亿,你叫人家捐出来,人家怎么可能再有积极性呢?所以你看现在广厦的负责人很少来南京,原本可以争分夺秒进行的装修、布展等都停着呢!到底将来属不属我还不一定,我干吗再砸钱进来呢?”该文博专家反问记者,是不是这个道理。

政府想收回江宁织造府的想法并不是第一次。据南京市文物局原副局长韩品峥回忆,在几年前,当时政府就找到文化局,希望文化局能够把江宁织造府项目接下来。“当时文物局的同志找到我,我说这怎么接,别说几个亿的投资,就说将来的人员工资、水电运营费用,你政府不掏钱的话根本搞不起来。”韩品峥表示,最后这个动议也就不了了之了。

相关新闻

从红楼梦到江宁织造府

中国古都学会副会长、南京市文物局原副局长韩品峥,仍记得1984年8月18日南京市妇联一位同志打来电话:“我们这里发现了红楼梦的东西了。”

1985年在考古新发现的基础上,江苏省红楼梦学会名誉会长匡亚明等22名专家学者向上级发出《关于南京为曹雪芹塑像和建立纪念馆的倡议》,但并没有得到相应的落实。

2001年,南京市古都学会提出了复建江宁织造府,含曹雪芹故居纪念馆、《红楼梦》文学馆、云锦艺术馆于其中的三位一体的建设构想,著名建设规划设计大师吴良镛先生还提供了珍藏多年的《江宁行宫图》,为恢复江宁织造府原有风貌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南京市政府非常重视这一伟业,结合南京老城环境改造方案,于2002年作为重点建设工程进行正式立项。这次会议议定如下:恢复江宁织造府,建立云锦艺术馆、曹雪芹故居纪念馆、红楼梦文学馆,由玄武区按股份制模式,通过市场化运作筹集资金进行建设。恢复工作于当年9月完成拆迁,力争2003年底竣工,为举行国际性纪念曹雪芹逝世240周年活动提供场所。

但2003年竣工后来被认为是不可能了,因为资金缺口太大。“这一块四面临街,相对独立,经调查测算,光是拆迁费用近1.7亿,再加上建三个馆的投资,至少要花三个亿,还无法算上史料征集等软件方面的投资,企业要算经济账,如何做到投资回报?”当时玄武区一位领导在会议上说。经反复研究,玄武区作了一个捆绑式运作,把邓府巷地块和大行宫地块捆在一起挂牌,进行市场化运作。

2003年5月26日,在南京土地拍卖会上,广厦集团旗下广厦南京中南公司以6.23亿元摘取南京邓府巷、江宁织造府两块土地的项目开发权。3年后,在江宁织造府博物馆奠基仪式上,浙江广厦集团董事局主席楼忠福曾经深情地表述:“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在做强建筑和房地产两大主业的同时,已把文化产业作为朝阳产业来做。如何将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与开发、社会投资与政府投资、资源开发中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有机统一起来,需要探索,但一定大有作为。”

(本文来源:中国江苏网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复制成功,按CTRL+V发送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浏览器限制,请复制链接和标题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引文来源  企业耗资7亿改造江宁织造府 政府欲让其捐出_网易新闻中心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