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杜寿兴的博客

福临无忧

 
 
 

日志

 
 

工人下水道施工死亡 安监单位曾监"桥糊糊"  

2010-12-02 13:2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下水道施工死亡 安监单位曾监"桥糊糊"

工人下水道施工死亡 安监单位曾监桥糊糊 - 福临无忧 - 杜寿兴的博客
下井施工,安全绳堪称是工人的救命绳,重要性不亚于安全帽。

前天下午,南京下关五所村雨污分流施工人员陈师傅作业时被污水冲走,生死未卜,牵动着无数读者的心。事发后,下关住建委、消防、警方、污水处理等多部门成立了救援指挥部,全力搜救陈师傅的下落。经过长达近22小时的搜救,昨日下午12点40分,失踪人员陈师傅最终在5公里外的下关污水处理厂被发现,由于被困污水管道时间过长,被救上来时陈师傅早已没了呼吸。目前,警方和有关部门对此已展开调查。

不是救援不力,实在是无能为力!

拉闸堵水抢时间救援

前天下午2时多,一名雨污分流工作人员陈师傅被污水冲进下水道后失踪,各方力量随即展开大规模救援,失踪工人牵动了无数人的心。根据现场分析,陈师傅的下落有两个可能,一是笔直坠入窨井下方的沉淀池,被厚厚的淤泥掩埋,二是被污水管湍急的水流冲走。

为了排除第一种可能,有关部门全力布置人力展开管道搜索,前天晚上10点左右,居民用水高峰过去后,污水处理厂临时增加排污泵,加快污水管的排水速度,以便能尽快降低管道内的水位。同时,在陈师傅失踪的井口上游,排水部门采取拉闸储水的方式,将上游的污水暂时储存在金川河一带,以便救援工作能顺利进行。

就当救援人员下到井底,一一探寻时,他们也面临着另外一个危险,这根污水管每日排水量达到30万吨,城北一带的污水均是通过这个管道流往污水处理厂。在搜救人员下井搜救的同时,为了保障救援人员的生命安全,污水厂暂时将这些通往污水管的闸门关闭,可随着时间的推进,金川河一带的污水水位也逐渐增长,在营救的同时,不但要与死神抢时间,还得与污水水位争分夺秒。当天夜里,陈师傅坠下的窨井下方的沉淀池积水被抽空,淤泥里没有发现陈师傅的身影。那就可以确认是位于污水管道的某一段管道内。从失踪现场到污水处理厂,足足5公里的距离,将每一处管道上方窨井盖打开查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但毕竟人命关天,为了救人将不惜一切代价。

凌晨发现陈师傅安全帽

经过三次排水冲击,昨日凌晨,下关宝塔桥污水处理厂的出水口,发现了一顶安全帽,经辨认,正是陈师傅所佩戴的那顶。

搜救人员随即在水下放入两枚浮标,这两枚浮标,有书包大小,上面还有钩爪,在水下的漂浮中,一旦发现较大的物体,即可以抓住物体,带动其往下流淌,此外,浮标的动向,还可以让搜救人员掌握水流方向及管道走向。同时,南京市排水处的管道电视检测车也开到现场。检测员先把一个装有多方向高清探头的检测仪探入窨井内,技术员通过电脑操控,监控井下情况。当晚上11点左右,距离工人坠落窨井不远处的2号井下,探头刚探入井内,监控视屏上就出现一个黑影,这个发现让现场搜救人员几乎跳了起来。“看到人了,快派人下去找。”消防战士立即佩戴好装备,两人一组,进入井下搜救。可经过辨认,发现那不过是几块卡在窨井口的木板。

前天晚上,一张2001年9月绘制的污水管道图也被送了过来,救援人员在图纸上找出了位于新民路与污水处理厂之间的所有窨井,按照上、下流的顺序标注编号,以事发的窨井为一号井,一直排出了15号井,消防队员以及排水部门派出人力,兵分多路,针对这些陈师傅有可能到达的窨井一一进行检查。这些窨井,分布很广,有的位于路间,有的位于桥下,有的已长期废弃,还有的被成堆的垃圾覆盖,连绵5公里左右。营救工作陷入僵局……

昨日上午,记者在位于下关四平路路口的一处窨井看到,一名佩戴给氧设备的管道工人系着安全绳,在工友配合下,下到井下进行检查。污水管里淤泥沉积,散发出浓重的恶臭,搜救人员心系失踪人员安危,“下面没什么水,用探灯左右照了很久,也没发现有人。”15个窨井就这样一个个被打开。所有的窨井都没有发现,只剩下最后的15号井,营救人员顺着图纸找到这里时,却傻了眼。这个窨井,已被小山一般的金属废料湮没。挖掘机将成吨的废料清理开后,消防队员下到井下,一番探寻后,还是没有陈师傅下落。

遗体顺着翻滚的污水漂了上来

昨日中午12时许,救援指挥部召开了紧急会议,准备请航道部门的水下救援专业队伍对近三公里污水管实施不间断搜寻时,有消息从下关宝塔桥污水处理厂泵站传来,正在此守候前池的救援人员发现,一个男子顺着翻滚的污水漂了上来,后经辨认,他就是前天下午下井作业失踪的工人老陈。昨日下午12点40分,失踪22小时后,经过第四次放水冲击,从污水处理厂泵站浮上来。随后,警方赶到现场,在救援人员帮助下,将陈师傅打捞上来。可遗憾的是,因被困污水管道时间太长,他早已身亡。

记者随后赶到现场,却被该厂门卫拦在了门外,领导表示该厂正在设备检修,外人不便进入。这个对外声称设备检修的污水处理厂,却有多辆警车忙碌进出大门。很快,法医中心一辆运送尸体的面包车也进入厂区。下午1点40分左右,这辆面包车在警车的护送下,离开了污水处理厂。目前,相关单位已经联系陈师傅家属,处理善后事宜。

没带安全绳就下井作业

在经历了22小时的持续搜索救援后,陈师傅的尸体最终在5公里外的污水处理厂被发现,这在给搜救行动划上句号的同时,也宣告了营救队伍沿途多点下井搜索方案的失败。

工人下水道施工死亡 安监单位曾监桥糊糊 - 福临无忧 - 杜寿兴的博客之所以要在此强调救援方案的失败,并不是要去指责救援不力,事实上,下水道吞人的救援生还率是非常低的。去年7月,新乡一名清淤工人在疏通下水道时被污水冲走,其工友去救时也被沼气熏倒冲走,数小时后,两人的尸体在下游管道里被发现;今年9月份,东莞一名女子失足跌落下水道被冲走,7天后在1公里外找到尸体……笔者在互联网搜索冲入下水道后生还的案例,只有英国一条小狗创造了这样的生命奇迹。

笔者数年前曾就南京下水道的相关问题采访过当时的南京市排水处,他们的负责人告诉我,南京这样的古城,从建城至今,整个下水道管网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的规划和建设,其管网排放之复杂,水流奔向之难测,即便是他本人,也难以说清。要在这样一套蛛网般的地下管网中搜救一人,其难度堪比大海捞针。从这个角度来说,当陈师傅跌落井底的那一刻,悲剧就已经造成,其后的种种救援努力,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

雨污分流工程的初衷是为了让雨水和城市污水各行其道,最大限度地利用和保护好水资源,毋庸置疑,是一项功在当代、利达千秋的大工程。为了尽可能地减少对城市交通和市民生活的影响,这次的工程创造性的启用了“微创手术”式的施工方案。具体而言,是通过路面上的若干小切口,进入地下,排放和建设新的雨、污管道,改造原有的污水管道系统。相比大规模的开挖路面,这一方案的优点显而易见,但在鼓噪诸多好处的同时,我们很多人都忽视了这一方案的另一面,地下施工,工程难度和危险性都比地面施工高了很多,由此也对施工安全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从之前的报道中,我们不难看出,陈师傅的这次事故,与其说是意外,不如说是安全措施和安全管理没有到位的悲剧。下井施工,工人有可能面对水、气、土三大危险,水是指的因为管道水阀管控不到位而突然出现来水,气是指下水道中容易产生的沼气,一氧化氮等有毒气体,土是指因为施工不当或是地质条件出现变化而发生地下道塌陷的问题,无论哪一种危险,对于在地下施工的工人而言,都将是致命的。也正因为如此,对于下水道作业,周密安全管理和安全措施更显得必要。而从陈师傅没带安全绳就下井作业来看,种种“安全措施”已是空谈。

人民日报在上海高楼失火后曾经发表评论,其中指出,“发生事故,对生产者而言,麻痹大意,侥幸心理,对安全生产的不重视,加上不熟悉专门技术工种对安全生产流程的要求,是原因。对生产组织者来说,安全生产管理不规范,安全生产规程不落实,安全生产设施跟不上,超能力生产,安全培训和教育组织不够,是原因。无论是对什么样的生产主体来说,发生事故,就是不能正确处理安全与生产的关系。”而“安全问题,归根结底是一个重视不重视的问题,是一个制度上有没有保障的问题,是一个科学认识安全与生产关系的问题,是一个要不要科学发展的问题。发展为了什么?是满足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发生事故了,人没了,发展还有什么意义?”语调铿锵,发人深省!

我们的记者在采访中告诉我,至少在11月26日高架桥倒塌后,南京市的有关部门发出通知重申了安全生产的重要性,而陈师傅之死,则更加尖锐地告诉我们,安全生产,光靠发发通知、开开会是无法彻底落实的,到底是哪个环节,是谁弄丢了陈师傅身上的那根安全绳,这不光是一个责任认定问题,更是对整个南京市所有在建工程安全生产制度的一次推敲检验,在这一点上,我们希望能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本报记者 朱昕磊

区建设局局长称

安全教育不到位

昨晚8点,记者联系上南京市环境综合整治指挥部相关负责人。这位负责人介绍,此处雨污分流工程属于下关区政府主要负责,具体情况他也不清楚。

记者从下关区相关部门了解到,陈师傅原本是一名泥瓦匠,当时的施工要求是把维修井支管内一个缝隙用水泥糊起来,至于如何会发生这样的惨剧,“安全教育不到位。”下关区建设局局长刘晓军告诉记者,从昨天开始自己一直参与搜救,他发现很多民工完全没有安全意识。“有热心的工人自告奋勇说愿意下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人,戴着个防毒面具就要下管道?都没意识到有多危险,消防队员全副武装下去都颤巍巍的。”

工程安监单位

曾监理“桥糊糊”

记者从下关区建设局获悉,陈师傅所在的公司全称是南京金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是1998年5月由南京市下关区市政工程管理所和南京扬子联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以市政工程施工为主的公司。在其网站上显示,公司拥有包括市政公用工程、市政养护维修、混凝土预制构件、园林古建筑等多项工程资质,其中管道工程专业的承包资质为三级。

从公司主页上记者看到,该公司还参与过多项南京市知名工程,包括狮子山周边环境整治、龙蟠北路东段拓宽工程、金碧路一期建设工程等。这家公司是通过全市公开招标获得下关区部分路段雨污分流的项目。“许多单位不愿意接雨污分流的项目,因为危险性比较高,地下管线非常复杂,不小心就容易碰到,这家公司所以承接这个项目,大概有个原因是因为工程就在家门口进行吧!”下关区建设局局长刘晓军分析说。

此外,记者了解到,该工程的安全监理单位南京第一建设事务所,正是年初一度被热炒的汉中门大桥“桥糊糊”工程的监理公司。

将参照工伤标准赔偿

金额可能是22万

据了解,这名工人并非金固集团的正式员工,而是合作的施工队召来的民工。

目前这名工人的家属已经来到南京,包括他所在村的村干部在内共有二十多人,施工单位现在将家属安置在宾馆里,并且请了专人陪同,接下来将会商谈赔偿等事宜。目前劳动仲裁部门已经介入,将会参照工伤的赔偿标准进行赔偿。至于赔偿金额,按照省律师协会劳动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许勇的说法,“赔偿主要包括赔偿金、丧葬费和供养直系亲属的抚恤费,总共是22万左右,是5年的南京市平均工资加上6个月的工资。”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